选调生网
  因近期网站调整,暂停新会员注册,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 青海省泽库县四举措促选调生“长成材”  • 2018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选调生拟选调人选公示  • 2017:难忘选调生们的这一年  • 天泰寺街街道党工委 纪念建党97周年系列活动专题报告  • 近35年留学人员一半以上已归国  • 解放思想必须找准着力点     
中央遴选优秀选调生 选调生与村官衔接 选调生标志入选面试题 《选调生》杂志创刊 2017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6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5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4选调生十大新闻
   
首个选调生微信开通 选调生网网友口碑 我是怎样考上选调生的 选调生网两周年专题 《选调生》登国家好书榜 《选调生》在线订购 《选调生》在线读刊 赞助网站虚位以待
《决策》报道选调生网 | 国家级媒体刊发《为您讲述选调生网的故事》 | 选调生网出版《青春在基层绽放 全国青年选调生作品选编》 | 选调生网出版《青春因选调而美丽 全国选调生理论与实践文集》



远山(原创长篇小说连载)(2)





来源:原创 作者:张佳(西风) 2017-03-22 21:47 浏览量: 打印本页 条评论


秦州县坐落在伏牛山脉东段,秦岭山脉到这里已经被大大小小的河流切割成数条支脉,全县从北向南山势都有不同:北山雄浑,山大沟深,平均海拔在1500上下,其中5个乡镇还有保存完整的温带阔叶原始森林;南山险峻,怪石嶙峋,虽然平均海拔只有1000,但是人均可耕地只有北山的一半,到处都是两山夹一川的地势。秦州居民多是明清两代的移民,北山以山西移民为主,夹杂河南移民,南山以湖北移民为主,部分地方还有来自湖南的移民。

秦州县城依山傍水而建,城北凤鸣山,城南秦州河。据县志记载,此地3000年前就已经有人定居,古称秦州,西周王室后裔在此定居后,其后人沿用周姓至今。周氏散居在秦州县各个乡镇,但是以县城所在地凤鸣镇周氏为正宗,人口也比较多,在当地也是能人辈出,称得上望族。

周顺治已经干了六年民政局长,在这个位子上,他陪了两任县委书记,两任县长,每年经手数千万款项,对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来说,一个部门领导有这样的权力,很不一般。但这不是周顺治最骄傲的事情,到了他这个年纪,工作和事业已经是别人的了,他在乎的只有自己的儿子周天。

孩子从小就和别的娃不一样。

小时候别的娃在门口玩泥巴,周天在家看新闻联播。十三岁那年,他已经通读了中共党史和毛泽东选集,初中毕业就看完了二十四史,考大学根本不用人操心。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中学时候因为不满学校占用课余时间补课,带领学生在操场罢课,要不是自己动员社会关系,当年就能被开除了。读完大学,满以为孩子能在大城市干一份好工作,谁知他却一定要考选调生,前年回来在东川关镇当了一名镇长助理。

周天刚刚从他的办公室离开。

东川关镇也遭了灾,情况虽然不是特别严重,但是灾民都集中在周天蹲点包扶的黄柏岔村,这小子就拿着灾情报告,跑到民政局“走后门”,要了二十袋子米、二十袋子面、四十床被子。周天拿完东西就走,连回家看看的意思都没有,还拿走了周顺治办公室半箱子方便面,活像个强盗。

周天把镇上的那辆昌河面包车除了驾驶座,其他地方都塞满了米面,又叫了一辆农用车,把剩下的米面和被子拉着,出县城往东,奔向六十里外的东川关镇。

东川关镇是秦州县的东大门,国道穿过东川关,就进入了河南境内。东川关自古就是秦楚咽喉,兵家必争之地,谁占领了这里,向东能进占荆襄,向西能入主关中,至今还有一道战国时期的秦楚分界墙矗立在东川关的山头。

东川河从南向北纵贯全镇,注入秦州河。风调雨顺的时候,东川河灌溉着两岸千余亩良田,这一带就是东川的白菜心。黄柏岔村就在白菜心。

黄柏岔一个村一千多口人,主要经营养殖业。这里是全县有名的设施养殖大村,有生猪存栏六千多头。黄柏岔最北边的三个组,是原来叫柳湾的一个小村子合并进来的。柳湾其实也不是个河湾,而是东川关河流在山脉中切割出来的一道山沟,两岸原本是茂密的森林。柳湾的人不养猪,十几年都在种植木耳香菇。早些年,袋料还没有推广,都是用木料种食用菌的,木耳香菇比较紧缺,背靠山林的柳湾人发了财,都看不起黄柏岔人。后来国家加强天然林保护,不允许再用树棒子种木耳,一下子断了柳湾的财路,当地人又不懂新的种植技术,只能一边种地一边吃老本。

周天在黄柏岔蹲点包村已经两年了,自从参加工作就一直在这里。包村是乡镇的工作惯例,领导包片、干部包村,镇上的副职每个人负责两三个村,叫包片;干部两个人负责一个村,叫包村。包村干部啥事都干,夏季防汛、冬季防火、计划生育、民政救济……只要是镇上的工作,包村干部都是责任人。周天是镇长助理,干事也不是干事,领导也不是领导,介于二者之间,所以分工是协助包片领导负责黄柏岔村工作。领导这样安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虑:黄柏岔是全县设施农业的示范点,也是县长的联系点,上面经常有领导来检查工作,安排周天在这里,写个工作汇报啥的也方便,毕竟镇上就这一个本科生。周天在黄柏岔干的倒也开心,每次走到村口,闻到风里带来猪圈那种特殊的味道,他都觉得很亲切。

合并到黄柏岔的柳湾,一直是周天和镇上领导的心病。柳湾人早前发过财,现在眼高手低,嫌养猪脏,又没有更好的致富手段,拖了黄柏岔的后腿。这次水灾,柳湾又是全镇唯一一个受灾的地方。几年前的乱砍滥伐,给山民带来了财富,如今也给他们了大自然的惩罚。

周天和包村干部黄栓槽在黄柏岔村两委会办公室门前院子里,把拉来的棉被和米面都卸了下来,村支书黄坝槽已经通知灾民代表来领救灾粮。

“这点东西能够吃个怂!”一个光着膀子的年轻小伙,圪蹴在办公室门前的台阶上,冲着周天嚷了一句。

“这是从县民政局拉来的救灾粮和被子,先给倒房户。”周天没有理他,转身对黄坝槽说,“黄支书把领了东西的人名字记下,我回去造个册子要上报。”

“怂大点东西还登记个球哩,够不够笔纸钱?”小伙子不依不饶。

黄栓槽冲过去一脚蹬在小伙子肩膀上,把他蹬翻在地,指着鼻子骂道:“黄二娃***的*,周助理脾气好,爷可没那么多好脾气,你狗日的不要赶紧死远!”

“看我七爷说的,白给咋能不要么,再说我那几间土房早都塌了,还指望着政府给我盖新房哩!”黄二娃爬起来,猫着腰就去排队领粮,又被黄坝槽在屁股上踢了一脚。黄栓槽是黄柏岔本村人,支书就是他的三哥。黄二娃是黄栓槽兄弟的远房亲戚,论班辈是要叫爷。

领东西的灾民吵吵嚷嚷,为东家多西家少的事情掰扯了一下午。周天让村上把米面各留了两袋,被子留了四床,以免有人今天没有到场,以后再找到村上来。

把救济品发完,黄坝槽拉着七弟和周天去家里吃燃面,三个人坐在院子里,坝槽媳妇早拿了半瓶太白一壶藏让他们喝着。

黄栓槽喝了一盅酒,两三分钟就把一老碗燃面吃了个精光,然后抬起头来说:“三哥,河南有个客说明天要100头猪。”

“没问题,500头都是现成的。咱们现在养猪都是新技术,快的三四个月就出栏了。”

“那行,明天我就给带来,你问问几个大户,让分头准备着。还有,上次说成立养猪协会的事情,还要抓紧商量一下。周助理拿了一个方案,我觉得很好,到底是文化人。”

周天放下手里的半碗面,从背包里面取出来一份材料——黄柏岔养猪协会章程,交给黄坝槽。

黄坝槽把材料往桌子上一放,端起酒盅给周天敬酒:“先喝上,先喝上。”

周天和黄栓槽天快黑才从黄坝槽家里出来,一出来周天就问:“感觉黄支书对协会这个事情不是很热情啊?”

“是啊,这个人精不知道想的啥,好好的事情,拖拖拉拉的,明天我再找他谈谈。”

周天骑着摩托车回到镇政府大院,已经是晚上九点。书记刘志军和镇长张有文到县上开抗洪救灾工作会去了,几个副职聚在副书记徐进财房间打麻将。周天进去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把黄柏岔的情况给包片领导徐进财汇报了,徐进财问起养猪协会,周天只说已经定好方案开始筹备了。

黄坝槽凭借着第一家规模化养猪的优势,垄断着整个黄柏岔生猪的对外销售,成立协会,就是让他黄坝槽断自己的财路,这层意思周天心里清楚得很。既能让黄坝槽从协会中得到好处,又能让全村老百姓得利,才是落实这个事情的最好办法。

周天坐在副镇长刘桂英旁边,脑子里想着协会的事情,看刘桂英连坐了四桩,自己还是没想出来办法,就出来在水龙头上洗了把脸,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天住在三楼最西边的一个单间。镇上条件比较紧张,领导班子都在二楼每人一间房,一般干部住在一楼和三楼,两个人一间,周天是在三楼住单间的唯一人。这个房间靠门的窗户下摆了一套桌椅,再往里是一套简陋的沙发,最里边一张单人床。被褥都是从家里带来的,妈妈给他准备了最好的鸭绒被和褥子,他却想要用自己大学带回来的那一套,争执了不久,他还是妥协了。第一年冬天经历了山区的奇寒,他才知道父母用心良苦。床头有一个小写字台,上面一盏台灯,这是周天在东川关镇的私人领地。每当他坐在这里,就恍惚觉得还在大学时代,开着台灯在白纸上写下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感受,关于人生的、工作的、社会的、自然的,无所不写。但是他却不喜欢把写过的东西保存下来,因为他始终认为思想在不断进步,过去的感触不能让它掩盖将来的收获。

每天晚上他还会躺在床上,给米晓娜发短信。

米晓娜和周天是中学同学。

很多人都说他俩是中学时代就开始谈恋爱的。但是他们确实不是,整个中学时代他们只不过比较要好而已。

米晓娜一直不能相信周天会甘于在一个小县城的一个小乡镇一干就是两年时间。

周天特立独行、自信满满,时刻都洋溢着活力和干劲,没有他觉得累的时候,也没有他觉得无聊的时候,他那自信的微笑让你觉得没有什么他做不到,所以和他在一起总有事做,总有新的想法和行动。这些都让米晓娜为之倾倒。

所以米晓娜一直认为,周天只不过是想去基层体验体验,他还是会到城市,城里所有男人们所拥有的一切,周天都可以拥有,东川关那个小地方,怎么能让周天觉得满足?

米晓娜这么想着,就在省城一家银行找了工作。当然能让周天喜欢的米晓娜也是优秀的,经过一年的试用期,她顺利地成为银行的正式职工。她相信总会有一天,周天在山里边折腾够了,还是会来到城市重新开辟一片天地,那时候她就在那片天地做一朵云彩,成为他天空的一部分。

“你上床了吗,宝贝?今天忙了一天,在村上给受水灾的人发救济粮和被子,磨了一天嘴皮,晚上回来连嘴都不像张。你在做什么?”

“你倒好呢,还能说话,我们今天培训了一天,听了12个小时的课一句话都没说,觉得舌头都打结了呢!回来路过那家韩国烧烤店,想起来上个周末,觉得已经好久好久了。”

“半个月工资都烤没了,我觉得就像昨天才发生一样……”

“看你小气那样子。这周你还来不啊?”

“不来了吧,下周发了工资再说,这周再去省城,回来就只能走着回了。”

“我这里有钱啊!我又不是要钱,我要你来嘛。你不会这么封建吧,不愿意花女人的钱?”

“下下周吧,再说这周防汛,估计不放假的。我也很想你么,再忍忍吧。”

“我不管,你找借口!你就是爱面子!我睡觉了!”

“真不是借口,你总不能让我传真个不准休假的文件给你看吧?我答应你下下周一定来,只要没有紧急的事情,一定!”

“………………我不管!我要睡觉,不准说话!”

“好吧,那你睡觉吧,我也睡了。晚安,亲。”

“你!不准你睡觉,你到楼顶站着去,赶紧,我看着呢!你去了我再睡觉,别想骗我。”

周天从床上起来,顺着楼梯上了三楼楼顶,在一道横梁上坐下,看见满天星星点点,一颗流星忽然划过夜空。

“宝贝,有流星呢!你赶紧也出来看啊。”

“傻瓜,省城夜空那么强的灯光,看不见的,再说流星那么快,我出去早都没了。你好好坐着,半个小时以后再睡觉,我睡了,不准再打扰我!”

周天坐在楼顶,夏夜的山风一阵阵吹来,夹杂着青草的味道。忽然在西北方向的夜空,又划过三颗流星,四颗、五颗、六颗……流星雨!真的是流星雨,周天第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流星雨,兴奋地差点叫出来。这时手机短信声响了。

“亲,做个好梦吧,我虽然看不到,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比此刻天上的流星还要多,还要多……不要回信息,快下楼睡觉吧。”

周天脸上的泪滴在手背上,我亲爱的人,虽然我们相隔数百公里,但是你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围绕,就像我时时刻刻都在遥望着你,生命因此流光溢彩。

 

 


 ① 如果你未注册选调生网,想咨询或深入了解  请加:选调生网cnxds.com交流QQ群  163682182 选调生网cnxds.com交流群
 ② 如果你已注册选调生网,想与更多会员交流  请加:选调生网实名制会员千人QQ群 240338586 选调生网实名制会员群
 ③ 如果你是在职选调生,想与全国选调生交流  请加:全国选调生实名制两千人QQ群 452067051 全国选调生实名制群①
 ④ 如果你备考选调生,想与全国考生经验交流  请加:全国2018选调生考试交流QQ群 529322066 2018选调生考试交流
 ⑤ 如果你愿参与“选村品”农村电商扶贫项目  请加:全国特产直供中心会员QQ群 453717846 全国特产直供中心会员
 

TAG 关键字:选调生  公务员  乡镇工作     责任编辑:轩雕文          


  >相关文章

初下基层一周有感

     2018 年 8 月 6 日,我正式踏入公务员岗位,开启选调生生活。工作前一天我发了朋友圈,立志今后做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 初来乍到,我即欣喜于富春江镇(我所在乡镇)处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又焦虑...[详情]

免责声明:
    凡选调生网所载文/图等稿件,本网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按照国家法律要求严格审核用户评论,拒绝地区歧视,本站审核的评论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或观点。
    用户因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授权转载、摘编本网站发布的原创内容引发的版权、署名权争议,由擅自转载或摘编人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如果选调生网发布或涉及的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本网站详细声明及联系方式见底部“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更多» 选调生文集

  • 选调生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党建先锋网
  • 中国青年网
  • 选村品
  • 选调生网
  • 陕西法制网
特别推荐